1975 年新地誌: 人造風景照片攝影聯展 ( New Topographics: Photographs of a Man-Altered Landscape ),杜賽道夫藝術學院的貝歇夫婦 ( Bernd and Hilla Becher ) 影響了當代攝影藝術近半世紀。隔年 1976 年威廉 · 艾格思頓 ( William Eggleston ) 的 Guide,徹底地扭轉了過去黑白攝影的想法,並開啓了彩色攝影的時代。進入 21 世紀的互聯網世界,最為顯著的就是製造、傳送以及觀看影像,理解世界的方式變得更加受到影像的影響。伴隨著線上廣告與社群網路的相互連結,人們無時無刻都在感知大量視覺化的訊息,進而引領著我們在影像中尋找一切的意義。但無論是繪畫、攝影、雕塑或新媒材的視覺藝術,也未曾完整的呈現這個現代化社會地景在人類眼睛中的樣貌。

攝影從發明的初始便開始紀錄了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,甚至填補內心深處遙遠卻熟悉的記憶結構。雖然只能呈現影像的表面,但在串聯不同層次的時間點時,卻變得可以擺脫時間的侷限性去洞察一切。

 

然而,攝影關注的事物卻因為科技與環境的侷限一直缺乏一個區塊,人類的活動時間不是僅有白天而已,尤其是進入全球化的 21 世紀,這 24 小時裡人們的生活方式,更是不斷的運作進行著。透過人眼真實的角度去呈現完整的世界觀,在視覺的基礎上呈現當代科技所能達成的社會景觀,更是認識世界從感性到理性的一段過程,並親身透過穿透現在與過去的自身眼睛去理解社會的樣貌。

 

攝影像是反照我們內心的基底或背景,也是攝影家與觀看者思想之間的橋樑。一個人可能回憶不出自己雙手的外形甚至是顏色,卻能從記憶深處清晰的喚醒莎士比亞的詩句。

 

2019 年,事件視界望遠鏡 ( Event Horizon Telescope ),一個以觀測星系中央超大質量黑洞為主要目標的計畫,科學家利用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天文觀測台陣列,將電波望遠鏡對準 M87 星系的中央,捕捉環繞於黑洞邊界上的物質發出之光圍塑出來的黑洞輪廓,經過時間的影像積疊,將觀測的數據交由超級電腦演算合成為單一影像,因為收到的電波為不可見光,因此科學家以人為方式定義它顏色。這張人類文明歷史上第一張黑洞照片,集結了全世界數百名科學家的共同合作,花費了數年的時間與大量金錢,不僅僅只是為了證明它的存在,而是將人類已知的觀看方式與未知事物反饋的結合,以嶄新的影像觀點去推演人類未來文明的進化軸線,告訴全人類關於探險家精神的重要性,並抓住人類更長遠思考的目光。

 

記憶捏塑了我們關乎對過去、現在以及未來的想像,顏色區分了所有結構的鑑別,但照片中的世界干預我們對現實世界的認知,變形的鏡頭視覺霸佔了我們人類眼睛真實的視覺,狹隘的色彩認知綁架了大自然賜予給我們的天然顏色。隨著攝影科技的日新月異,藉著記憶的顏色 ( Colors of Memory ),重新建構了我們記憶深處屬於 21 世紀的當代社會樣貌,並回溯與自省黑洞照片帶給我們影像新世界的啟示,對世界攝影藝術脈絡提出締造新歷史的影像觀點,解放人類過去對決定性瞬間影像紀實性的幻想。

© 2022 CopyrightYANG TSUNG HANAll Rights Reserved